幸福宝app软件大全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嫂子,咋还不进屋啊?伯娘还在问呢,说咋的还没回屋去?不会偷偷在厨房里偷懒了吧?”

李香梨听着这话怎么这么不善,忍不住蹙眉,转头便瞧见一个穿着一身碎花蓝裙子的女孩子正冲着这边来了,挺普通的模样,约莫十几岁的样子,脸有些黑,但是看的出来擦了不少粉,廉价的水粉闻着都呛鼻。

陈婶儿和佟氏婆媳关系一向和睦,哪里会说她偷懒?想必是这小妮子给捏造的!

佟氏脸色有些不好,给李香梨介绍道:“这是柱子的表妹,秋桂,今儿就是柱子的表亲一家子来了。”

李香梨愣了愣:“哦······”她其实有些绕不清楚这关系,但是听着这表妹一词,还是觉得刺耳的很,更有可能是这面前的小姑娘让她觉得刺目。

“呀,嫂子,眼睛咋红了?莫不是哭了?”秋桂故作惊讶的道。

佟氏袖中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怎么哭的?还不知道吗?

秋桂自顾自话的叹气道:“说来也是啊,这都嫁进来三五年的功夫了,一个娃都没生出来,心里自然难受了,表哥如今在村里都被人戳脊梁骨呢,嫂子是不是也觉得内疚了?要是我啊,我也觉得内疚,没准儿啊,我早就悬梁自尽了!也省得站着茅坑不拉屎,哎呀,我说错话了,嫂子也别见怪,我这人就是性子直了些,有什么说什么,我也就说说我的想法罢了。”

说罢,便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李香梨瞪着眼睛瞧着那丫头片子,好毒的嘴啊,专往人伤口上直戳,还怂恿佟氏去死,她是巴不得佟氏死了自己好进门吧!

佟氏眼睛更红了,却强忍着泪水:“我马上就回屋去,先进去吧,香梨找我有事儿。”

文艺妹子清新旅行写真

秋桂一听香梨的名字,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就是李香梨?我听表哥和伯娘都说起呢,直夸厉害,要不是,表哥现在也不能这么赚钱不是?我可喜欢了,以后就把我当妹妹吧,若是有了啥好的赚钱的路子,也别忘了我呀!”

一边说着,便要来拉李香梨的手,李香梨直接扫开了。

听着这虚伪的奉承,实在有些难以忍受,睨着她淡声道:“谁跟姐妹了?”随即拉着佟氏走开了。

秋桂被这么直白的撂了脸子,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的跺了跺脚,嘴里还低声骂道:“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还摆谱儿了!”

李香梨的“壮举”自然是被秋桂打听过的,她虽然不是大山村的人,但是听说柱子家跟着别人赚大钱了,她自然得问清楚情况了,秋桂心底里是看不起李香梨的,但是她既然能赚钱,那自然得巴结。

李香梨拉着佟氏出了院子,这才没好气的问道:“那女的谁啊?怎么这么嚣张?”

佟氏泪珠子一下子就滚出来了,干脆说清楚了:“其实他们这一家子今儿过来,就是要商量给柱子找小的事儿的。”

李香梨瞪大了眼睛:“小的?就那什么秋桂?”

佟氏点了点头:“秋桂的娘是柱子爹的亲妹子,如今十六了,正是好年纪,听说我们家有意找小的,她爹娘就带着她来了,她嘴甜,会哄人,我婆婆瞧着挺合心意的,这事儿,八成是要成的了。”

“是柱子要找的?这男人真是靠不住,一有钱就变坏!”李香梨骂道:“不成,我非得去问问他去!”

佟氏连忙拉住了她:“可别,这娶小的的事儿原本就是我提的,到如今我也没生出个小的来,柱子总得有后啊!”

李香梨惊诧的看着她,忍不住戳她脑门儿:“咋这么傻?怂恿自己相公去纳妾?且撂下这事儿不说,就说那秋桂是个什么东西?还没进门就开始给下马威,以后她真进门了还得了?恐怕没好日子的过的!”

“那也没法子,谁让我······”

“啊,真是不知该咋说的好,当初带着们家赚钱,想来还是我害了了。”

若是柱子穷一辈子,哪里有钱纳妾?如今有了些家底子,就想着娶小的了!

“哎,香梨?来了。”柱子想必是听秋桂说了,这才出来看看。

佟氏连忙将脸上的泪水给收拾干净了,李香梨没好气的道:“我不赶巧耽误了的好事儿了?”

柱子有些尴尬,搓了搓手,才道:“要不进屋说话吧。”

李香梨冷哼一声:“进屋就算了,我也就想请帮点儿小忙,说几句话就走。”

柱子自然明白李香梨为何这么生气,她跟佟氏感情好,这会儿自然会护着她了,可柱子也是无奈,两边为难,生生受着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咱们两家什么关系,要我帮什么忙只管说就是。”

“我们家不是开了饭馆儿吗?可是食材还没找到供应的人,我想着在村里找,到时候直接从咱们村里进食材,一来方便,二来也算是给村民们一个生意做,只是我在这村里人际关系都不大熟悉,还是的请帮忙找找,有没有合适的。”

柱子一口应下:“这就放心吧,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还有,”李香梨接着道。

柱子有种不祥的预感:“啥?”

“我知道为难,芳兰这身子一直没能生出孩子来,也总被瞧不起,心里也总有块石头。”李香梨虽然不能接受古代的这种女人就是生殖工具的思想,却也不是不能体谅,毕竟在这种大环境里,她不会跟这些人非得计较这些的。

柱子的脸有些臊,都不敢看佟氏,他心里何尝不觉得委屈媳妇儿了?可是陈家就他一脉单传,孩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没有的。

李香梨道:“但是这纳妾的事儿能不能别这么赶?万一突然有了孩子,那女人又进了家门,说们两口子膈应不膈应?”

柱子愣了愣:“那······”

“婚事先缓一缓吧,我认识个好大夫,下次带着芳兰去瞧瞧,没准儿能有转机呢。”

柱子只好点头:“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屋内,秋桂趴在门边细细的听着他们的交谈,心里把李香梨骂了一百遍,真是个搅事精!

秋桂忍不住骂道:“都这么多年了没下蛋,这会儿还能治好了才怪了,本姑娘才不担心!迟早把那女人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