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和草莓下载安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杰维斯的格斗经验确实了得,腰部突然向左横移,他的身体也因此而弯成了九十度。这么一来,如果李小闲不改变攻击方向,踢出去的左脚肯定会落空。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杰维斯大吃一惊,因为李小闲踢出来的左脚看起来招式已经老了,可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就只见他的左脚转了一圈,随后,脚尖就斜着追了过去。看样子,不把他废掉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虽然战斗从开始到现在就只是一瞬间,可彭森和杰维斯兄弟俩对李小闲的武力值却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而且,他的攻击方式让杰维斯非常难受。杰维斯虽然是杀手,可他的攻击招式却并不卑鄙,反而属于大开大合的那种。圆润的太极正是他的克星。

避无可避的杰维斯索性不再试图避开,而是身体一侧,就朝着李小闲冲了过来。这么一来,李小闲的左脚基本上也就失去了攻击力。

可他接下来做的动作却让兄弟俩再次震惊了,因为李小闲竟然借助右脚的支撑,让身体就像是不倒翁似的晃了半圈。原本就在半空中的左脚也随之改变方向,勾向了杰维斯的右脚脖子。

由于杰维斯原本和李小闲之间的距离太近了,而且,他选择冲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基本上就已经可以被忽略了。因此,他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开李小闲的左脚。

此刻,他所能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体重和坚固的下盘保证自己不被勾倒。至于攻击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他根本没法对李小闲展开有效的攻击。

不远处的彭森见李小闲很轻易地就占据了主动,本能地就要上前帮忙。不过,他最终并没有冲上去。就只是做好了帮忙的准备。

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当李小闲的脚尖勾在他脚脖子上后,他却大吃一惊。因为他感觉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让他失去了身体重心。

他本能地做出各种调整姿势,可他的每一次努力都被李小闲轻易化解了。三次之后,他立刻就放弃了,任由自己向前栽倒。

长袖蕾丝裙少女清秀迷人户外写真

就在这个时候,李小闲的左脚突然拿开了,绕到杰维斯的身后,脚后跟对着他的后背就砸了过去。

对于他的这个攻击,杰维斯根本就没在意。因为李小闲根本就没有加速距离,而且,这种仓促之下的攻击根本就没有多少威力。

因此,他直接选择了无视,他的双臂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双手接触到地面,他就会借此重新掌控身体重心。

一旁的彭森见状,也没有上前帮忙,因为他跟杰维斯的想法是一样的。

李小闲的攻击速度极快,在杰维斯放弃应对的情况下,他的脚后跟瞬间就落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杰维斯立刻就大惊失色,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麻木了。他也因此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当彭森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李小闲的左脚已经结结实实地踩在了杰维斯的后背之上,让他的脸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由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甚至没办法避免脸和地面接触。惊恐万状的他甚至压根就没注意到自己的脸即将撞击到地面。此时此刻,他心底想的全都是为什么会这样。

彭森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救援不及。而且,李小闲的左脚已经从杰维斯的后背挪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看着一动不动的杰维斯,彭森顿时就没了主意。

就在这个时候,李小闲说话了:“我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们,可我是讲道理的,决定给一个自救的机会,拿出一个让我放心的方案,我就可以放了他。”

“我马上放弃任务,双倍退还雇主的定金。”

李小闲摇头说:“还得加上们的双手。”

“这不可能!”

“乡里们做这一行已经有些年头了,手上应该积攒了一些钱。”

李小闲虽然没有把话说完,可彭森却明白他的意思。他们是依靠双手杀人的,如果双数废了,就只能吃以前留下的老本。

换句话说,就算他们之前没留下老本,从今以后也得改行。现代的医术虽然能把断掉的双手接好,却不可能恢复到原本的状况。可要是不这么做,杰维斯的命都没有了。

此时此刻,不管是彭森,还是杰维斯,心底全都是后悔,如果不是因为突然的心血来潮要跟李小闲公平决斗,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说彭森还有别的手段没拿出来,可他根本就不敢拿出来。原因是李小闲既然能轻易制住杰维斯,自然也就能轻易杀了他。因为投鼠忌器,他根本就不敢动手。

彭森不由得看向了李小闲身后不远处的尉迟静柔,紧接着就把目光转移开来。他不是不想捉住尉迟静柔以跟李小闲交换,却因为鞭长莫及而不得不放弃这个诱人的念头。

略微犹豫了一下,他就说:“我要是照说的做了,真的会放过他?”

“这是当然,不过,他的双手也必须得废了。”

说话的时候,李小闲的左脚突然抬起来,踩在了杰维斯的右手腕上。杰维斯立刻就因为剧痛而张嘴惨叫,只是,他的嘴刚张开,就被李小闲在他的脑后踢了一下,然后就晕了过去。叫声也随之消失。

李小闲没有紧跟着把杰维斯的左手腕也废掉,而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彭森。

彭森知道自己不认栽是不行了,所谓不作不死,怪只怪他们自己放弃自身的长处,以己之短攻击李小闲的长处。

如果说刚看到李小闲资料的时候,他们满脑子都是这个委托太过简单,现在,他们不得不为先前的想法感到沮丧。

就在这个时候,李小闲说话了:“如果把委托人的资料告诉我,可以留下左手。”

“这不可能。”

彭森说话的时候,转身走到旁边的柱子跟前,抬起左手腕对着柱子的拐角猛地就砸了上去。他龇了龇牙,转身又将右手腕砸向了柱子拐角。

虽说李小闲听到了骨折的声音,可他还是动用了阴阳眼确认了一下。他直接从杰维斯的身上跨过去,把他的左手腕踩断。

昏迷中的杰维斯立刻就醒了,可没等他叫出声来,就又被李小闲踢晕了。随后,李小闲就走过去夹着尉迟静柔走向了警车。

目送李小闲离开,因为疼痛而满头大汗的彭森才快步朝杰维斯走去。

回到家,李小闲直接把尉迟敬他脱了个精光,然后才把她拍醒。将其推到早已经出热水的花洒下面。热水这么一淋,尉迟静柔哇的一声就吐了。

对此,李小闲早有准备。尉迟静柔这边吐出来,他那边就把她的头送到了马桶上面,接着在她的后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几乎是一瞬间,尉迟静柔就把胃里的东西吐完了。盖上马桶盖,按下了冲水按钮。

而尉迟静柔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清醒了,为了让她更清醒,他给她按揉太阳穴。十多秒后,他就拿开双手,退到了门口。

尉迟静柔双手将秀发捋到脑后,然后在脸上抹了一把,看着李小闲说:“下手可真够狠的!”

“大姨妈来了,竟然还喝这么多酒,有这么作的吗?”

没等尉迟静柔说话,他紧跟着又说:“我去给热一杯牛奶,准备点吃的。”

说完,就转身开门出去了。以至于尉迟静柔想要说话,却发现门已经被关上了。

次日上午,李小闲一下出租车,一早就等在门口的宋世铎就快步走了过来。

“李小闲,我还要跟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