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安卓最新版本

在娘亲肚子里的那段日子里,我陆陆续续的认识了许多人。

确切的说,我是认识了他们的声音。

当然,最熟悉的人还是娘亲和爹爹。

我不知道原来未出生之前的小婴儿在母亲肚子里时是这种体验,不过,这应该是绝无仅有的体验,毕竟别家婴儿不会像我这样早熟。

其实真要计较起来,我应该和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毕竟在认识他们之前,我就已经是“我”了。

可矛盾的是,我又的确存在于娘亲的肚子里,以血为食,和她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因为一直处在黑暗当中,所以我不知道具体的日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的时间,忽然有一日,我觉得自己不受控制的在动。

那种感觉,那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拉扯。

虽然没有实际经验,也没有任何理论知识,但我在很多影视剧中看过这一幕,这个时候,大多女主角都会流血,然后一群下人吱哇乱叫,嚷嚷着准备热水,接下来产房里就会传来声嘶力竭的喊叫,最后接生婆匆匆忙忙的跑出来问男主角保大还是保小。

通常情况下,渣男都会保小,深情男主都会保大。

按照这个套路发展下去,依照我这段时日对自家爹爹的观察和了解,我觉得我可能会再次失去性命。

唉……

赵婉妮清新白裙灵动迷人

真是可惜,本来我还有点小期待的呢。

不过,要是因为我的出现害一对有情人不能厮守终生的话,我会很有负罪感的。所以,我宁愿死去。就像在现代活的那一世那样,我的亲生父母应该就是嫌我的出现破坏了他们原本的生活才丢弃我的。

果然,注定的命运是跳不掉的,即使穿越了时空,纵是有新的开始,结局也还是一样的。

就在我如此悲哀的断言了自己的命运后,事情的发展却偏离了我预想的轨道。

首先,最先发现我娘亲异样的人不是那群遇事就慌慌张张的下人,而是我家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这会儿却声音发抖的爹爹。

我听到他在一声声的唤着娘亲,语气中充满了担忧和关切。

娘亲一直没有反应,我心下一急就飞起一脚,幸好及时踢醒了她。我娘亲也和电视里那些只会呜嗷喊叫哭个不停的女人不同,我听到她语气平静却很虚弱的对爹爹说,“黎阡陌……我好像要生了……”

当时我在心里暗道,没错!我马上就要出世了,准备好接驾吧!

只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也是通过这件事之后,我发现了电视剧害人不浅,没有给广大青少年起到很好的科普作用。就拿生孩子这事儿来说吧,我一直以为就是疼那么一下下,然后我意思意思“嗷”的一声就爬出来了,谁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几分钟的事儿!

没有手机、没有钟表,我无法判断具体的时间,但我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这期间,我一直听到有人在讲话,听得最清楚的就是接生婆的声音。她对娘亲说,“世子妃用力啊,已经看到头了。”

我:“……”

放屁!

我都没看见你,你就看到我了?

欺负我年纪小不懂事吗?!

我特别想告诉娘亲别信那老婆子的话,我压根就没出去,也没露头。

只是我没办法说话,也就是在心里念叨念叨。

幸好……

历经千辛万苦,我总算是出生了。

“落地”的那一瞬间,我最先看到的就是一双大手,听声音应该就是刚刚那位接生婆,她给我洗了澡,这让我对她的印象好了很多。

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这让我有种自己也浑身是血的错觉。

洗澡的间隙,我抽空往四周扫了两眼,搜寻着身为我爹娘的人。

一眼,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这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女子!

更令人兴奋的是,躺在榻上那个虚弱的美人儿居然就是我娘亲,单冲着她这个颜值,这个娘亲我也认定了。

视线挪动,我再次震惊了。

这个时代的人是不是都长得这么漂亮,女人也就罢了,男的竟然也长得这么颠倒众生。

而这个人,就是我爹?!

我这个爹啊……

也未免太不称职了点,我出生后他连瞧都没瞧我一眼,只顾守在娘亲身边,后来还是那接生嬷嬷抱着我上前,他这才把我接过去。

他那张脸太过年轻,哪里像父亲,分明就像一个哥哥。

可奇怪的是,我在他怀里感到格外的安稳,明明才第一次见,但我很熟悉他的声音,觉得格外亲切。在这个然陌生的时代,他和娘亲成了我唯一的依靠。

在被抱去给奶娘喂奶前,我听到爹爹对娘亲说,“凝儿,你受苦了。”

我心想,您怎么不知道和我说一句呢,明明我也受苦了。

不过我理智的忍住了心内的冲动,否则估计当时就会露馅。

而彼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我和自家爹爹“斗智斗勇”的情况,这才刚刚拉开序幕……

*

我虽然当过小婴儿,但那段时期的记忆已经彻底消失了,没有半点印象。

所以,我不清楚该怎么当一名“称职”的小孩子。

哪个阶段该哭、哪个阶段该笑,对此我毫无概念。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进入了一个误区,我以为不哭的孩子才会讨人喜欢,却忘了自己的实际情况。

后来我才知道,一个还没满月的孩子就从不哭闹那是有多么的诡异。

但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还以为自己表现的很好呢,使劲儿耍着自己的小聪明,殊不知这些落到爹娘眼中,早已让他们心生疑惑。

有两次,娘亲在给我缝衣服的时候走神,又细又小的银针掉在了榻上,她寻针的时候差点刺到手,我恐她受伤下意识就拦了一下,完没想到却就此暴露了自己。

可我仔细想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是暴露了我也还是会提醒她,谁让她是我娘亲呢。

就像她对我那么好一样……

明明缝补衣裳这种事交给下人就行了,事实上,就算她不吩咐,宫里也有一大群人等着献媚,但关系到我,她从不假他人之手。

据说,就连爹爹得到她亲手做的东西都很有限。

而我……

几乎每一件贴身衣物都是娘亲亲手做的。

每每想到这点,我就得意的想叉腰大笑。

不过,得意这事儿须得背着爹爹,不然被他发现了,事后会遭到他报复的。

在与他无数次的斗争中,我总结出了一个经验,那就是,任何人都别想拿血缘关系或是情分这种事来束缚爹爹,那就是一位没底限的主,和他斗只可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败”!

真要深究细节的话,大概就是“败”和“惨败”的区别。

可惜,这个道理我明白的太晚。

话又说回来了,虽然我们爷俩私底下“掐”的挺凶的,但这并不影响我爱他,毕竟在对待外人的时候,我们的枪口绝对一致对外。

唯一有一次不愉快,就是我的秘密险些被揭穿的时候。

我爹那个人呢,平时话不是特别多,唇边总是噙着一抹温润的笑,给人一种十分温柔的错觉。

实际上,他只对我娘一个人比较温柔,对其他人,手段简直不要更残忍。

初时,我也被他这张脸给迷惑了,后来才幡然醒悟。

在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可能要露馅之后,我绞尽脑汁想了无数的理由准备应付他们,可没想到,那日之后他就不问了。

不止是他,连娘亲也表现的一脸淡定,不再偶尔目露疑惑的望着我。

再后来,随着我渐渐长大,我表现的自然也就更驾轻就熟,只要注意别忽然说出什么现代词汇就行。

我一直以为自己伪装的很成功,殊不知家上下除了我自己不知道自己已经露馅了之外,其他人心里都明镜儿似的。

这事儿,还是我无意间听姥爷说起的。

可笑我这么多年战战兢兢的隐瞒着,生怕被他们发现了。

到头来,觉得自己像白痴一样。

令人无奈的是,明明当了白痴,可我却一直咧着嘴想笑,总觉得悬在心里多年的石头落了地,不用再像从前那样胆战心惊的。

最终事实证明,我这个小家雀儿到底鬼不过爹爹那个“老家贼”。

而且,更令人震惊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原来……

这个家里不止我一个穿越者,姥姥也是从现代来的。

听闻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就说嘛,总觉得姥姥姥爷之间的相处怪怪的,不似这个时代很多夫妇的相敬如宾,姥姥总是不顾身份形象的调侃姥爷,有几次姥爷都脸红了,看起来可爱极了。

看来我们这一大家子果然都不简单,人人都藏着秘密,不说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也很怕开口后,就会失去他们了……

*

第一次那么明显的体会到那种危机感,是在我十岁的时候。

那时,娘亲再次有孕,家里每个人都很开心,除了我!

其实,我也很想开心的告诉娘亲,我很欢迎家里的新成员,像他们一样期待着这个或是弟弟或是妹妹的出现。

但在开心的同时,我又矛盾的很想哭。

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我即将要失去爹娘了。

像前世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前相似,这次我虽然不会被赶走,但却会被忽视。我不再是爹娘唯一的孩子,他们会更关注小孩子。

说不定,会拿自己和这个孩子相比,结果就是他们更不喜欢我了,没准儿还有讨厌。

想到那种可能,我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溜出了王府。

单凭我自己的武功当然不能做到在不惊动王府众多护卫的情况下离开,所以,我“策反”了三位师父,拉着他们入伙。

说起我这三位师父,那也都是神奇的存在。

大师父为人最是能装腔作势,说白了,就是个大傲娇,嘴上说着最讨厌小孩子,可其实每天晚上他都硬逼着二师父引开下人趁机来偷偷看我。

这些事情爹爹一清二楚,却和娘亲配合着不点破。

二师父向来没什么主见,一切唯大师父马首是瞻,不过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我!

只要关系到我,就算让他和大师父对着干他也敢。

他们俩都很宠我,所以我很喜欢他们,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三师父。他长得胖胖乎乎的,和我想象中的弥勒佛很像。

他话虽然不多,但武功奇高。

自幼我便跟着他学习武功,听爹娘说,当年我出生的时候三师父便传了我几层内力,并且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

尽管……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任督二脉”在哪。

而且,我是在后来才知道,原来身上的内力其实是大师父和二师父的。

对于三师父这种“借花献佛”的行为,我学了个彻底。

比如为了筹备这次离家出走,我暗中偷了三位师父不少的银钱,然后给他们买了一些礼物,果然就把他们哄的团团转。

离开王府后,我们直奔南凉。

这个地点也是经过我精心谋划的,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的地方。

爹娘知道我离开后,一定会调集精兵良将四处寻我,他们定然以为我逃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如南凉这种四处都是熟人之地我万万不会踏足。

但是,我偏偏反其道而行。

三位师父向来宠我,是以我说去哪儿就去哪儿,他们不会有任何意见。

按照我的计划,我们先到南凉住一段时日,等外面的风声没那么紧了再往别的地方转移。而且,第二次转移地方的时候,我须得甩掉三位师父。

一直带着他们的话,目标太大,很容易被爹娘派出的人发现。

为了能够独立的行走江湖,我决定在这段时日里加紧修习武功,就算比不上鹤凌和霄逝叔叔他们那么厉害,至少也得比得过轻罗姨母。

因此,去往南凉的途中我们一边赶路一边行侠仗义,遇到那些仗势欺人的人就上去叮咣五四一顿乱打,然后再由我吸干他们的内力。

未免被爹娘的人发现踪迹,我们还特意把那些人的尸身丢到相反方向的路上。

如今回忆起当时的事情,我真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二般的蠢。

我居然和爹娘玩脑子,而且是带着三位师父!

他们三个明显是属于“体力”工作者,“智商”这种事完是被爹娘碾压的存在,可惜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于是……

这场“密谋”以我的惨败告终。

*

彼时我已经身处南凉,想象中潇洒离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根本就不存在,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就算好不容易睡着了也会从梦中哭醒。

我想家里精致的床榻,更想每夜哄我入睡的娘亲。

还有爹爹、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每个人都想,想到差点就忍不住回家去找他们了。

可是……

他们也会想自己吗?

会不会有了新的孩子,他们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的失踪。

想到那种可能,我就打消了回去的念头。

那时年纪太小,根本就没发现事态有异,换作是现在的话,绝对分分钟钟发现不对劲儿了。

从我们离开沂水城开始,这一路都太过顺畅了,顺畅的让人心下生疑。

我们走的并不算十分低调,可奇怪的是爹娘的人一直没有追上来,就好像他们压根就没有发现我离开似的。那时候我光顾着注意有没有人追上来,却没发现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如今天下一统,所有的地界均属于北周,而沂水城作为北周的都城,相当于人类的心脏,依照爹爹那个脑子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疏漏,允许在这里来去自由呢!

除非,从一开始他就发觉了一切。

我之所以能走的那么顺利,并非因为我如何聪明,而是他放水了。

不过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当时的我满心都沉浸在被爹娘抛弃的悲伤中,人前强颜欢笑,人后偷偷哭泣。

三位师父变着法儿的哄我,可我始终没办法像在家里时那么开心。

因为不想再尝被人抛弃的感觉,所以我选择了先抛弃别人,本以为自己会很洒脱,可实际上,随着出来的日子越久,我对爹娘的思念就越深。

有好几次我都恨不得拉下脸皮直接回家去得了,但一想到他们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在一起的景象,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抱着很坚定的态度,每日该吃吃、该喝喝,只有夜深人静之时才会躲在被窝里偷着哭。

到后来,我连饭也吃不下了。

那时我忍不住在想,要是就此死了的话,不知道爹娘会不会伤心……

神奇的是,我不过饿了自己一顿,第二天一觉醒来爹娘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要不是知道不可能,我都要怀疑自己离家出走这件事是不是一场梦。

我没想到他们会亲自来找我,毕竟娘亲如今还怀着孕呢,我听姥姥和奶奶聊天时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要好生静养。

娘亲长途跋涉来此,也不知会不会伤到身子?

就像我关心娘亲的身体一样,她也在关心我,对我嘘寒问暖,亲自喂我吃饭,眼中满是心疼和宠溺,我被她那么看着,当即忍不住扑进她怀里开始嚎啕大哭。

我后悔了……

不该那么任性的离家出走,更不该认为爹娘不爱自己。

他们对我那么好,就算他们日后把更多的关注和爱给不知道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我都应该勇敢的面对和接受,并且和他们一起爱那个孩子,保护他不受到任何伤害。

这次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自私。

前世也就罢了,左右我的存在对任何人也没什么影响,但是今生,有那么多的人疼我、爱我,我不能再那么自私了。

我扑在娘亲的怀里哭到睡着,一直嘟嘟囔囔的求她和爹爹别丢下我不管。

朦胧间,我似是听到爹爹低声对娘亲说,“经此一事,这孩子才真正长大了些。”

“幸亏咱们问了娘亲,否则还不知道原来这小孩子也有吃醋一说!”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明显听出了娘亲语气中的庆幸。

听到“吃醋”两个字,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我就是传说中那个嫉妒“二胎”出生的恶毒姐姐。

唉……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都是前世我被抛弃的经历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我怯懦胆小,总担心自己会受伤。

幸运的是,老天爷给了我重来一次的机会。

更加幸运的是,第二次人生中,我遇到了温柔的爹娘和慈爱的家人。

后来我仔细想想,或许当时是我的“青春期”提前了。

就这样,我才刚刚萌芽的叛逆举动就被我爹娘的爱给轻松化解了,他们宠我,但不溺爱,大是大非我分的十分清楚。

在回北周的路上,我一直在担心爷爷奶奶他们会不会觉得我不听话,以后都不喜欢我了,要是换做从前的话,我一定会继续自我否定,然后陷入恶循环。

但是这一次,我心里做好了准备。

本就是我任性做错了事儿,他们动怒也是常理,我好生赔礼自我反省就是了。

若是他们不原谅,我就继续好好表现,让他们看到我的诚意。

可事实证明……

我又想多了。

还未进家门,我便远远的瞧见了站在王府大门口的爷爷奶奶,想到爷爷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下意识往娘亲怀里缩了缩。

爷爷他不会气的打我一顿吧?

“打”我是没挨,反而又感受到了一波温情。

热腾腾的饭菜,姥姥和奶奶不停的给我布菜,爷爷发了好大的脾气,但不是对我,而是对三位师父。

这次之后我才知道,爷爷当时之所以那般动怒,皆是因为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怒火越烧越旺。原来,我小时候就被他们三人偷偷抱走过,也难怪爷爷如此恼怒。

事情毕竟是我惹下的,是以我合计解释解释,谁知这一解释可是把三位师父感动的不行,为了向爷爷道歉,也为了表达他们内心的感动,大师父和二师父将他们多年功力都传给了我,只剩三师父一人教我武功。

然后……

我就在称霸武林的这条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

说起三师父教我习武这件事啊,那就不得不重点提一下他的“大招”。

我对这个时代的认知很少,对武功就更是一无所知。

但在现代的时候,我看过金庸老先生翻拍的电视剧,记得一种武功叫“吸星大法”,第一次见三师父用这种武功,我就想到了段誉。

虽然他老人家长的没那么英俊,但武功的确是万里挑一。

有他亲自指点,又有爹爹偶尔点拨一二,平时鹤凌叔叔负责陪我交手练习,可想而知在我及笄那年我的武功到了什么程度。

我的轻功是鹰袂叔叔一手教的,该怎么形容呢,三百里之内,我光着脚丫子都能追上鹤凌叔叔。

一开始我习武只是出于兴趣,但后来我就改变了初衷,因为爹爹同我说,他和娘亲不可能陪我和或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一辈子,我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而且要负起当姐姐的责任,要保护弟弟妹妹。

所以,我开始端正自己的态度,努力学习武功,想要成为和爹娘一样的强者。

我想象中的情况是,我会成为一代女侠,惩恶扬善,名震江湖。

可事与愿违,我非但没成为女侠,反而成为了一个人人惧怕的女魔头。

可悲、可悲啊……